怒放——北京十二中行进管乐团

发布日期:2018-07-24 13:54
浏览次数:31
 
news_show_04_08
这次的天津之行,与其说我们是去比赛,倒不如将它看成十二中行进管乐团的一次实现自我的旅行。 的确,自《李小龙》这一方案启动以来,竟也有两年之久,我们深知其图谱之变换复杂,音乐之层次深厚是其他队伍无法想象的, 但两轮四季更迭,多少汗与泪,多少苦与不易,我们都扛过来了,无论输赢,只求感动自己。

我清晰的记得一些画面:最初看到乐谱上190的速度时内心的叫苦不迭、跟随跑那里大家跟着leader的无数次的again、 旗队手上磨出来水泡却仍倔强的练习抛旗、还有键盘I段魔鬼般的手速、老顾每次室外排练的爬高摸低……我有时候会想,我们图个啥啊,我们搞行进的, 整的比军训还要严苛,而老顾是个老师啊,却每天光着膀子干活,即使很累也一样还要照顾这90来口子。然而答案,存在于我们每人的心里和行动中, 是因为爱啊,热爱音乐、热爱行进,使我们相聚于此,而热爱我们这个家,爱这帮一起努力的老家伙,我们岂可轻言放弃, 十二中行进管乐团就是要向世界呐喊出属于我们的最强音,当opener的第一个音符响起、当第一乐章的第一乐句迸发出来,我就知道, 对了,这就是我们要的“同一个乐团,同一个声音”“one band one sound”。


关于成绩,也是如愿以偿拿到金奖,这是我们应得的,正如古话所说: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在赛场上的比拼与较量突显出了每一个乐团的素养,从细节来看,我们的礼服乐器摆放整齐度胜过所有人。从纪律来看,我们的集合速度和队伍个人素养也已是他人遥不可及的。

我自认为很庆幸的是,我在乐团六年,而这六年,我陪伴这个团体在进行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成长,从懒散到专注,从漫无目的的游离到坚定信念的进发, 从当时只要休息了没有半个小时回不来到现在30秒内完成集合,从顾桑和孙爸比事事亲力亲为到一切趋近于自主化管理。我高兴啊, 我们团以良性循环运作着,稳步前行。每次大家齐声答“是”、迅速的收装乐器、整理衣物,我的心中不由得骄傲啊,我们真是帅炸了! 作为高三毕业生,突然在比完赛那一霎那意识到,行进不是一种运动,他代表的就是人的一生。从懵懂到自律从天真到成熟,在人生道路的行进中学习磨练。

本次出行还有一点感触颇深,我被一种叫做传承的东西打动了。最后一天晚上,演出后进行了简短的职位交接。 “今后刘雨欣和曹雍涵就是大家的队长了,大家一定继续认真训练”这句话饱含了兄长的祝福和家人一般的叮嘱,简短却又语重心长, 一切尽在无言。担负责任久了也就成了习惯,而他今天,终于可以将这习惯摆脱掉了,却发现,说出一句“再见”真的好难。

每每赛时,那一声打气的怒吼,使得乐团每个人如同花朵一样怒放,那绚丽的色彩在那一刻再也无法遮掩。 在这里我作为老团长送给大家一句话:今日闯荡,余生怒放。生活还在继续,家一直在这里,大家,记得常回家看看。